你的位置: 激情乱伦网址 > 精品图片 > 投资大揭秘!牛股从何而来?重仓股跌停怎么办?解码投资老将王国斌,五大“超能力”缺一不可
热点资讯

投资大揭秘!牛股从何而来?重仓股跌停怎么办?解码投资老将王国斌,五大“超能力”缺一不可

发布日期:2022-08-07 06:01    点击次数:145

  “每次黑天鹅爆发都是机会,价值投资者都是在竞争对手因为恐惧、不确定退出的时候,迎来自己的最佳时刻。”

  “用你长期持有的仓位去等待那关键的30天、关键的三年。”

  “要想在股市上赚钱,投资者必须在个股上精益求精,同时投资要简单化,非常复杂的策略是不可操作的,真正好的策略是选择一些伟大的公司,然后跟它们一起成长。”

  “投资是放弃或牺牲今天的消费来换取未来收益的一种行为。所以,对未来有没有信心是投资的本质要求。你不能相信未来,就不能进行投资。”

  智者的聪慧和长者的经验,也许能够通过语录得以保存。就如巴菲特、芒格、费雪、格雷厄姆等人的投资语录广泛流传一样,A股第一代投资人王国斌的投资语录也是直指本质,引领过无数投资人穿越迷茫。

  王国斌的语录之所以被珍视,是因为它们是这位老将近30年投资实操经验的高度浓缩。投资是一项纸上得来终觉浅的学问,只有经历过多轮牛熊考验且躬身入局、并善于总结的投资者,才能得出短小精悍、可操作性极强,而后被大众广为传播的语录。

  20世纪90年代王国斌曾就职于万国证券等机构从事投行和证券交易业务。1998年作为核心人才被引进东方证券,并在此打造业内一骑绝尘的自营投资业绩。随后,王国斌带领团队打造出管理规模高达千亿以上的“东方红”系列资产管理产品。2010年,国内首家券商资管公司——东方红资产管理正式成立,王国斌出任董事长,为奠基人和掌舵者。

  在2015年东方红资产管理规模突破1000亿元的新高度后,2016年王国斌转身离去,联合朋友创立了私募股权基金君和资本。2022年2月8日,泉果基金正式成立。这意味着王国斌正式回归二级市场。

  我们看到的投资业绩和投资规模都是冰山一角,而决定冰山高度的是其水下90%的本体。本期券商中国·投资小红书通过追踪王国斌过去若干年的投资行为和梳理其公开言论来解码王国斌,寻找这位A股初代投资人身上的特质。对于每个投资者来说,人生不可能被快速压缩,直接经验的积累是缓慢的且代价沉重的,而吸收他人成功经验也正是投资路上最快的捷径。

  敏锐的商业嗅觉

  杰出的企业家和投资家的共同特征是,商业嗅觉极为敏锐,同时具备在嗅到商业机会时重仓出击的勇气。

  万华化学是A股不折不扣的长牛股,自上市以来涨幅超过百倍,就在万华化学上市的次年,东方证券就已经位列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万华化学2002年的年报显示,东方证券持有该公司1449万股,占比3.8%。东方证券的仓位不可谓不重,动作不可谓不迅速。王国斌正是推动东方证券重仓万华化学的关键人物,尽管经历了2008年超过70%的回撤,万华化学在2002年至2008年期间依然上涨了3倍。

  王国斌身上没有心理锚定效应,尽管万华化学相比2001年初已经上涨了近百倍,但不妨碍他继续坚定看好。他的投资是面向未来的,万华化学历史涨幅不会对他形成心理负担。就如巴菲特在1988年重仓买入可口可乐时,可口可乐其实相比上市之初已经上涨了1万倍。

  券商中国记者从君和资本某LP处获悉:2017年1月君和资本参与了万华化学的定增,退出时间为2019年2月,退出收益率为167.03%,同期沪深300收益率为7.2%。

  值得关注的细节是,据悉,为了在万华化学上买到足够的量,王国斌果敢地以溢价的方式大手笔买入。

  只有真正理解企业未来价值的投资者,才有魄力做到不惜溢价买入。投资中,下手容易,敢下重手难,溢价买入是对自己的信念抱有强烈的信心。

  像企业家一样去理解生意的价值是投资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正如巴菲特所说:“我是一个比较好的投资家,因为我同时是一个企业家,我是一个比较好的企业家,因为我同时是一个投资家。”

  王国斌的商业嗅觉使得他在跟上市公司打交道的过程中,极大地拉近了跟企业家的关系,也极大地推进了他跟企业家们的融合,最后他成了这些企业家中的一员,从而能更好地去理解企业。

  商业的嗅觉某种意义上来自于直觉,而直觉是无数的练习、无数的思考、无数的实践才最终形成了一个人的直觉。

  据了解王国斌的人透露,早在2007年和2008年时,王国斌就去参加过哈佛大学举办的全球级别生命科学主题的大会,去以色列参加跟生命科学相关的学习。在2009年时,王国斌提出,下一个最有可能发展的产业是生命科学,这是因为计算能力的极大提升,会把生命科学推到一个想象不到的高度。

  好奇心、求知欲、学习力、思考能力以及实践经验,最后落脚点在投资上,就是洞察力提高和对商业机会的敏锐嗅觉。

  王国斌凭借自己的商业嗅觉,去寻找幸运且能干的企业,外加在一个合适的价格上重仓买入。在王国斌看来,一个产品生命周期早期的时候,这个行业里所有的企业都是幸运的。这也是吴军博士在《浪潮之巅》中提到过的,近一百多年来,总有一些公司很幸运地、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站在技术革命的浪尖之上,在这十几年间,他们代表着科技的浪潮,直到下一波浪潮的来临。

  “从一百年前算起,AT&T公司、IBM公司、苹果公司、英特尔公司、微软公司、思科公司,雅虎和谷歌公司都先后被幸运地推到了浪尖。它们都极度辉煌过,它们都曾经是全球性的帝国,统治着自己所在的产业。”吴军说。

  平稳的情绪控制能力

  在最近的一次对话节目中,主持人问王国斌,“如果你的重仓股今天跌停了,你会是啥心情?”王国斌回答道:“不会有太多情绪变化。”主持人又追问道“连续三个跌停呢”,王国斌还是平静地回答:“也不会。”

  殊不知,在学生时代,把王国斌引入股市的正是在校园里听到的一场有关1987年美国大崩盘的讲座。在1987年10月19日美股大崩盘的当天,道指跌幅高达22.62%,几乎所有的蓝筹股跌幅都超过30%。

  主持人追问:“为什么重仓股跌停不会引起情绪变化?”王国斌则笑言“见多了”。

  正如彼得林奇在《在华尔街的崛起》一书中曾经说过,股价是投资者所能找到的最没有价值的信息,却又是最容易找到的信息。因为它无法预测接下来的两三里这个公司做得好还是坏。

  王国斌熟悉世界金融史,因此对资产泡沫颇为警醒。2015年4月,他以《以史为鉴,投资需珍重》为题进行了一次演讲。王国斌常说,资本市场从来没有理性的开始,也没有理性的结束,而不理性的程度一定会超越我们的想象。他读过很多书,研究过大部分的股市泡沫,发现世界上任何一波牛市结束、泡沫破灭的时候,最低跌幅没有低于过70%的。

  事实上,在2015年下半年泡沫破裂之后,创业板指数跌幅果真超过了70%。2015年6月,创业板指数一度摸高至4037点,2018年10月创业板指数一度跌至1184点,指数在三年的时间里跌去了三分之二,个股跌幅超过70%者比比皆是。

  金融史就是一个人性展示的历史,人性是千年不变的。美国的金融史揭示的是人性,中国的资本历程揭示的也是人性。所以美国长达200年的金融史对我们有巨大的借鉴作用。

  王国斌在2015年中公开推荐《大癫狂:非同寻常的大众幻想与群众性癫狂》一书,他说:“这本书讲述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几次泡沫,比如南海泡沫、郁金香泡沫,而我担忧的是,中国现在的资本市场是否正在为这本书提供新的素材。”

  正由于对金融史的熟谙和对人性的洞察,见多了暴涨暴跌,王国斌才能秉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态度。它很大程度上杜绝了不良情绪对投资组合的影响,从而可以选择一些伟大的公司,然后与他们一起成长。

  巴菲特曾说过,聪明的投资者要想获得成功,必须同时具备两种能力:一是判断优秀企业的能力,二是将自己的思维和行为与市场中弥漫着极为传染的情绪割裂开来的能力。

  迭代进化的能力

  王国斌所著的《投资中国》一书,最早是东方证券内部的讲稿文集,这本小册子当时的名字正是《进化,生活在未来》。

  终身学习是投资大师们的共同特征。芒格被孩子们称为“一本长着两条腿的书”;巴菲特阅读量之多令人吃惊,他醒着的时候要么在阅读,要么在和企业家们通电话。只有通过阅读,才能编织起细密的思维格栅,而思维的格栅越细密,越有能力一眼看透本质。

  王国斌说,如果我们不断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个学科,不管这个学科多么有趣,都会把人的思想禁锢在一个非常狭窄的领域之内,无法一窥全貌。而芒格所推崇的多元思维模型就是借用了来自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工程学、数学、心理学等学科的模型,建立起细密的思维格栅。

  如果储存了几十个甚至上百个来自各个学科的思维模型,人们就建立起了思维的格栅。一个储备了丰富思维模型的人,当他遇到了投资或生活的问题时,会极其熟练地将这些问题放入格栅中去思考,也就能更正确地思考,得出更接近本质的答案。芒格就是将思维的格栅运用到极致的投资者,他不仅富有,而且拥有幸福的人生。

  “在投资领域,热爱阅读绝对能让你从普通水准的专业人士中脱颖而出。”王国斌认为,无论培养多元思维,还是做投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热爱阅读。每天比其他专业人士多阅读10分钟或半小时,都可以让你脱颖而出。

  长期阅读带来的迭代进化能力。王国斌在2013年就提出互联网改变中国,充分考虑目标公司受到互联网的何种影响,远离那些没有植入维基经济学基因的公司。阅读给人力量,这也是相信明天更美好的原因,正如王国斌在推荐凯文·凯利的《技术元素》时也引用过的话:“技术元素的巨大力量并非来自规模,而是来自自我增强的天性。”

  乐观主义底色

  《投资中国》一书中写道,巴菲特曾讲过:“在过去238年中,有谁通过押注美国衰落而成功的。”同样,在一次王国斌与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会面时,何先生说过一句话:“不是乐观主义者,就不要当企业家,守规矩,向前看,爱中国!”

  当一个人拥有更宏大的宏观视野和格局时,才能对未来看得更清楚。王国斌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国家完成工业化时,所有发达国家总人口也不过5亿。中国现在有14亿人口,远超那时候,中国自身的市场就庞大到足以让国家的城市化完成。自然资源也许会枯竭,但中国人民的勤劳、智慧、勇气以及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和拼搏是无穷无尽、永不枯竭的。

  2016年上证指数年度跌幅高达25%,王国斌在安信证券的年度策略会上讲了一个富有哲理的小故事:这正是《共同基金常识》开篇里所讲到的,园丁对总统说:“在花园里,草木生长顺应季节,有春夏,也有秋冬,然后又是春夏,只要草木根基未受损,他们将顺利生长。”面对周期,我们不要感情用事,而是要用理智判断。

  王国斌还讲到,中国有完整的工业体系,有这么强大的制造业,能够抵抗金融风暴冲击,即便发生金融风暴又怎样?每一次“黑天鹅”的爆发反倒是机会,在竞争对手因为恐惧,因为不确定退出的时候,那就是价值投资的最佳时刻。

  王国斌在《投资中国》里写道,过去几年我们做的事情是对前面40年进行了一次“刷新”,基层的政治生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不敢腐到不能腐;营商环境在改善,办事不用事事找人;脱贫攻坚战成绩斐然,全国90%的村庄开展了清洁行动,这都是巨大的进步。

  “在这样的‘刷新’过程中,你选择的企业只要按基本面严格分析,就根本不要担心。对于投资者来说,在中国做投资进入了比较轻松和愉快的时候。”王国斌说。

  长线思维,自律成为重要护城河

  王国斌认为,资金策略需匹配投资策略,践行长钱长投。他在东方红资产管理时曾提出过三条铁律:合规第一;找到满意的客户,让客户满意;将心比心。他认为,真正的商业本质只有两个字——利他,当别人是傻瓜的人自己才是最大傻瓜,一定要把客户和合作伙伴的利益考虑足够到位。

  今年开年之初,多位价值投资大佬遭遇了信任危机,这正是因为缺少相匹配的长期资金所导致的。已故耶鲁基金首席投资官大卫·斯文森曾说过,真正做投资的人不是商人,商人只在意自己管理的资产规模,而不在意如何创建卓越的文化,商人可能毁掉投资管理公司。

  王国斌经常引用亚马逊贝佐斯的话来说:一个机构能够思考3年以上的事情,它基本上没有对手了;如果他思考7年以上,就会一骑绝尘。只有拥有长线思维的人,才会真正去自律。

  “自律是价值投资和品牌成功的重要法宝,没有自律就没有价值投资,没有自律也没有品牌,自律是重要护城河之一。”王国斌说。

  事实上,从长远来说,一个机构的长期利益与短期利益,商业利益与客户利益,长期业绩与短期业绩是完全一致的。如果不注重长期业绩,短期业绩终归是镜中花、水中月;没有客户利益,商业利益也只会是镜中花、水中月;只要规模不注重投资收益、不注重投资规律,那么规模也只会成为镜中花、水中月。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思阳



----------------------------------